韩春风参加完师范的开学典礼后就离开了校园。

找了一片较为废弃的厂区。

“这里不错,拾掇拾掇就能收拾干净作为一所培训学校还是可以的。”

他去找了这片废弃厂区的管理者。

“你好,我想把这片厂区给租下来,你看看需要多少资金。”

韩春风这次来可是带够了钱的。

管理者有些好奇的看着韩春风,这一片废旧厂区用来可以干什么?他不明白。然后又看了看韩春风,那么年轻,还是个学生装扮,以为他在忽悠自己呢。

“你真要租这儿。”

“是的,您看看需要多少租金。”

管理员说道,“这片没什么用处,随便给点就行了,说不准什么时候国家又会征收了去。”

“就这儿了,能用多久就用多久吧。”

“行,既然你想要的话,每个月给一百块钱的租金管理费就行,我也就是象征性的收一点。要是上头要征收的话,那你就不能用了啊。”

韩春风:“这你放心,我都晓得的。”

就这么的,韩春风算是把场地的事给解决了。

这时候,想去美国的人很多,想考托福的人很多,但是能考上的寥寥无几。别说英文了,全国就算是能流利的讲普通话的都只是小部分人。

韩春风又去了外面大街上找了几个人把废弃厂区打扫了一下,看上去更加干净整洁些,这样子,培训学校的雏形差不多就算是完成了。

到了第二天,成冬青来了师范找韩春风。

“春风,我已经在燕大辞职了,现在是自由身,你看看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