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阪东先生,为什么你不去避难?现在的泽芽市比较危险啊。”

水果甜品店内,正在吃咖喱的葛叶纮汰看着正在吧台里忙碌的店长询问道。

在如今危险的泽芽市内,还开着店铺就只有这一家水果甜品店了。店长阪东清治郎每日都在店铺内忙碌着,像入侵发生前一样,为街舞骑士葛叶纮汰他们提供补给。

“啊,那个,也不算多危险啦。”

葛叶纮汰直插关键点的疑惑让阪东清治郎有些尴尬,动作僵硬的整理衣服,想着该如何回答。

“你们都那么努力,我怎么能不努力呢,只要你们还在努力,吃饭的事情就包我身上。

再说了,拜你们所赐,这家店周围的异域者差不多都清理干净了,很安全的。”

阪东清治郎挺直腰板,胸有成竹的拍拍胸膛。

在现在混乱的泽芽市内,他能做的貌似也就只有这些了。

“也不知道现在戒斗怎么样了?”

看着勺子上的米饭,高司舞有些心不在焉。

与还能吃上热乎乎的饭菜的他们相比,一直在赫尔海姆之森内努力拼搏的驱纹戒斗显得分外可怜。

“是啊,戒斗他……”

葛叶纮汰缩了缩脖子,他也不知道现在该如何做了。

因为驱纹戒斗在森林中寻找黄金果实的作为,这才让吴岛贵虎一行人能安心的呆在泽芽市处理各种事端,而不用再为因为没人去寻找而苦恼,或者说,没必要在那么焦急了。

“纮汰,我……”

就在这时,咽下口中食物的扎克突然站起了身。他嘴唇翕动,面色纠结,看起来十分犹豫。

“怎么了扎克,有什么事情吗?”

葛叶纮汰眼神疑惑的看着他,看着下定决心的扎克开口。

“我可能要离开你们了,纮汰。我想去森林里帮戒斗。”

“哈,可是扎克,森林里很危……”

“我不怕危险,现在我也算是有力量了。原本我想早点辞行的,但是贵虎先生的‘位高任重’让我明白,作为少数拥有战极驱动器的人,我应该留在城市里保护居民们,所以才一直停留在这里。

但是,城市里的大部分区域都已经完了,避难所的事情也走上了正轨,现在差不多也不需要我了,我想去找戒斗了。

他是我的队长,身为队员,我本就该站在他身后跟他一起面对所有挑战才对。

而且,戒斗他现在的样子,明显需要人去照顾,不然的话,很可能会在寻找的路上出事,就让我去照顾他吧。然后,佩可他们,可能就要麻烦你多帮忙照顾下了。”

拿出战极驱动器和早已准备好的医药箱展示给葛叶纮汰看,扎克眼神坚定的解释道。

这是当初从仓库中拿到了量产化战极驱动器。虽然说胥辰的动作很快,但是依然有几个行动迅速的人先他一步从仓库中拿走了战极驱动器,并在现在保护幸存者的行动中大放异彩,扎克便是其中之一。

“这样啊,这样也好,刚好我们也不放心戒斗。毕竟,他太冲动了,你能代替我们去他身边也是好事。”

葛叶纮汰不自然的扯出笑容劝慰道。

这个时候离开团队进入赫尔海姆之森,很容易就会被视为背叛,至少大部分人会这么想,这也是扎克迟迟下不得决心的原因之一。

“没事的,扎克,等过几日这边解决了,我跟姐夫他们也要进入森林里的,只让戒斗一个人努力,那也太残忍了,等过几天我们再见吧。”

“好,纮汰,那我们过几日再见吧,在森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