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阳隐隐约约想起来了,他曾经见过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貌似是张阳的高中班主任,好像是姓刘还是姓柳来着。

张晓阳曾经在和妈妈一起去学校接哥哥时见过她——张晓阳记得自己那个时候貌似大约才四岁还是五岁。

张晓阳之所以对这件事情印象深刻,哥哥人生中第一次被叫家长,就是在这位柳老师当班主任的时候。

当时妈妈接了他放学后,便带着他一起去了哥哥的学校,然后他亲眼看见哥哥在被这位女老师揪着耳朵训斥……在他的印象里哥哥一直都是一个品学兼优且深受老师同学喜爱的模范学生,因此那个画面对年幼的小晓阳来说颇为震撼。

当然,还是如今的画面更为震撼一些。

张晓阳怎么也想不到,这两人之间还有这些“故事”……或者说是“事故”。

当两人分手之前,还在酒店门外隐秘的角落里,深情拥吻了一番作为告别的仪式。

张晓阳根本都没眼看这一幕。

此刻他只感觉像是在和父母一起看偶像剧,剧中的角接着开始演床戏,尴尬得他不知道目光该放在何处,脚指头能在地上抠出个三室一厅。

他想闭上眼又闭不上,想躲开又躲不了,简直比受了无妄之灾坐牢半年还绝望。

张晓阳不知道究竟为什么哥哥的记忆会从这里开始,他一度怀疑这是剪辑错误。

好在这般苦难的折磨,终究还是结束了。

结束了老师的私人授业之后,张阳搭车回到了家——那个张晓阳也无比熟悉的家。

“我回来了!”张阳一回到家,就如同所有学生一样开始找妈,“妈——”

“在做饭!”厨房里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干嘛?”

张阳走到厨房门口,从包里掏出一张试卷:“签字。”

试卷是月考模拟卷,分数是差个一分就能满分的水平。

正在做饭的那位女性盖上锅盖将火调小,然后转身擦了擦手向张阳走来。

张阳和张晓阳的妈妈——王卉女士,并不是什么很令人惊艳的美女,乍一看就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女人。但是如果细细打量,却又格外的好看而且有气质……或许也正因如此,才能在张爸爸的样貌也平平无奇的前提条件下,生出张阳和张晓阳这对让读者极有代入感的两兄弟。

当再次看到妈妈生动的容颜时,作为“中之人”的张晓阳视线突然间就模糊了。

太久了……张晓阳已经太久没有见过一个活生生的妈妈了,以至于时至今日就连妈妈的模样,在他的脑海里都已经成为了模糊的360p。

“怎么还扣了一分啊?”王女士就如同所有的中式家长一样,拿到试卷以后首先看扣分点。

“哦,跳解题步骤了,老师说扣一分意思一下。”张阳摊了摊手说,“我都不知道这种一眼就能看出答案的题目究竟有什么好解的……”…

王女士在自己大儿子的脑袋上拍了一下:“少来,老师说的是对的,一定要按照步骤来,你这骄傲自满的毛病要改一改。”

“嗷——”

张阳就像是被动物园园长用拖鞋拍了一耳光的大猫猫,虽然并未受到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但还是非常配合地“嗷”了一声。

王卉女士接过笔在试卷上署名之后,将试卷递回给了张阳:“喏,签好了,下次注意一点,不要犯这种低级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