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怎么教,怎么做,对将来的她都有非常大的影响。

最后公孙青离拗不过沈青依,只得吩咐大家原地休息,开始搭锅做饭。

沈青依是个好动的,喜欢刺激的人。

按照小说定律,去京城的路上绝对不可能一帆风顺。

这走了这么久,一路相安无事,总算遇到了土匪,这要是不交涉一下,可不是她性格。

虽然怀孕了,但并不影响她那逆天的自保能力。

只要她愿意,多少土匪都不在话下。谁让她有须弥空间,里面还有现代热武器呢!

没办法啊,她就这么强!

米豆:“娘,今天做什么好吃的?”

见马车停了,一听搭锅做饭,米粒米豆还有公孙青止都下车走了过来。

就连张老,也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

他虽然是读书人,但并非双耳不闻窗外事。

外面什么个情况,他一清二楚。

如今沈青依非但没害怕,反而还要吃大餐,这不得不令张老好奇,同时对于沈青依的敬佩之心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果然龙配龙,凤配凤!

公孙青离的女人,如他一样非同一般,让人心生敬佩。

沈青依闻言说的一脸随意:“也不做什么,就简简单单的炖个老母鸡汤,在烤个全羊。”

众人:“……”

这叫简简单单?

炖个老母鸡汤……

那是老母鸡汤,没个把时辰,那叫炖老母鸡汤?

还有,那是烤全羊,不是烤羊肉。

一只羊从收拾到烤上,也得个把时辰。

现在刚过晌午,等鸡汤和烤羊肉好了,在吃完饭之后,天可就黑了。

别的地方可以走夜路,但这里不行,即便是公孙青离,他也不敢保证能全身离开这里。

毕竟这里是土匪的老巢,周围土匪窝就不下十处。

这沈青依不是想吃饭,这是在挑衅,赤果果的挑衅。

一个大肚子妇人,挑衅周围众多悍匪,啧啧啧,这胆量,这勇气。

公孙青离是最无奈的那个,沈青依闹这一出,他之前做的努力全都白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