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陈涵穗!今儿大爷要是不给你厉害一个,你就不知道谁是户口本第一页!”

于敬亭退后一步,抄起放在灶台上的筐。

筐里有十多个鸡蛋,是王翠花刚忽悠过来的。

“放下斧子!不放我就把这筐鸡蛋砸了!”

于敬亭做出要撒手的姿势,比混他就没输过。

于敬亭这会气头上不觉得自己这举动多二百五,过后一琢磨,简直是要气死。

堂堂的老爷们,吵架沦落到拿鸡蛋当人质,呃,蛋质,夫威何在?!

穗子被他不要脸的举动惊的说不出话,主要她是真心疼那一筐鸡蛋,这年头,十多个鸡蛋还了得?

东屋门帘掀开,王翠花一脸怒容地冲出来。

“败家玩意把筐放下!”

穗子没想到婆婆在家,脸腾地红了。

她看家里关着门也没人来看事儿,以为王翠花出去了。

实际上,王翠花就窝在东屋观战。

“那小娘们握着斧子你没看见?光骂我?”于敬亭怒。

王翠花呵了声,儿媳妇那是用刀背对着脖子,她可不像儿子似的关心则乱看不见!

假抹脖子和真摔蛋,自然要收拾嚯嚯鸡蛋的那个败家子!

“拿来吧你!”王翠花夺过篮子。

对着于敬亭的腿使劲踹。

“瘪犊子玩意,我要不在,你是不是要上手打穗子?给你能耐的!”

“!!!”明明是穗子一哭二闹三上吊吓唬他!

穗子把斧子扔地上,走到王翠花身后。

于敬亭使劲瞪她,穗子不敢看他吓人的眼神。

“戳这干啥,进屋!”

王翠花听穗子说苑长贵打姣姣主意,这口气老于家不可能咽,她想跟儿子一起杀过去揍那个混球,可听儿媳妇似乎有更好解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