驼背道人看着吴俊大受震撼的模样,一脸得意的道:“不错,这就是我们阴山派的镇派之宝,老坛……老坛个屁啊!”

驼背道人狠狠瞪了眼吴俊,大怒道:“这是我们掌门花费二十年心血,找来的上古邪灵!”

吴俊看着他手中的坛子,从里面感受到了逐渐复苏过来的阴煞之气,眼神凝实的说道:“你们收集童男童女的元阳和元阴,就是为了养这邪灵?”

驼背道人被吴俊一口说破了其中关键,不禁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你知道的倒是不少。不错,如今邪灵已经被我唤醒,即便你有通天手段,今日也要被邪灵吸成人干!”

话音落地,驼背道人仰天大笑起来,正要解开封印的时候,他忽然间感觉胸口一闷,瞪着眼睛掐着了自己的咽喉。

紧跟着,他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溃烂了起来。

皮肉像是被溶解了一样,脓血不停从他身上冒出!

“啊!啊!啊!”

一阵的惨叫声里,驼背道人痛苦的蜷缩在地,表情扭曲的在地上翻滚起来,手里的坛子也骨碌碌滚落一旁。

他一边惨叫,一边的想要抓挠身体,却又不敢去碰触溃烂的皮肤,活像是被人扒了皮一般。

不只是他,阴山派所有弟子都出现了和他一样的情况,纷纷血肉溃烂,痛苦的倒地打起了滚来。

看着如此诡异的场景,秦月儿头皮发麻的道:“他们这是怎么了?”

吴俊看了眼缭绕在大殿内的暗红色地厉之气,说道:“他们体内的地厉之气发作了。地厉之气虽然是瘟病之源,危害却比瘟病厉害得多,因此这东西一旦出现,必须尽早将其打散,不管不问的话,将会酿成大祸。”

吴俊说着,右手一挥,一道夹杂冰雹的旋风从掌心发出,朝身前的那道吸引地厉之气的旋风撞去。

两道旋风碰撞在一起,顿时爆发出一阵闪电雷鸣。

轰的一声巨响过后,强烈的气浪掀起阵阵狂风,向四周挤压而去,聚集在一起的地厉之气顿时溃散一空。

狂风过后,整个大殿中一片狼藉,祖师神像歪斜的倒在一旁,一堆七零八落,带着脓血的暗红色血骨散落在地,散发着阵阵恶臭,仿佛人间地狱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