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虎这一提醒,江羡才恍然大悟,早该想到她就是杨玉环了。

她其实早已经暗示过江羡自己是谁呢,只是江羡粗心没往那方面去想,现在一闻屋子里的香气,不就是和鎏金铜盒里的香气一样吗?

云想衣裳花想容。

“的确是她,那晚我捅了她一枪,就在胸口位置。”伯虎低声说,心里也十分惭愧。

我唐伯虎捅了杨贵妃一枪,牛皮不?

江羡拍拍伯虎的肩膀,让他别有压力毕竟是无心的。

“师父。”江羡坐在床边伸手拉了拉杨玉环的手,杨玉环把头扭到一边望着窗外,神色黯淡。

“玉环。”

“贵妃娘娘。”

依旧不理江羡。

女人嘛总是在这种情况下喜欢撒撒娇让男人哄哄。

江羡花言巧语哄了一会,杨玉环深呼吸叹了一口气,回过头看着江羡,江羡近距离看着杨玉环,发誓她是真的漂亮。

“喵呜”小痴叫了一声,似乎在挑衅江羡你有本事对你师父动贪念啊,这种贪念最强悍,小痴可以无敌。

杨玉环抬起手放在江羡的脸颊上轻轻抚摸,手很细腻温软,她眼神很柔情的打量江羡,莫名其妙的苦笑一下,“真是孽缘。”随后眼眶泛红有晶莹闪烁,喃喃的说:“你当初为什么要把我丢在山上。”

“我不知道是你,我当天也没看到你出来,我以为没人,所以就下山了……”

江羡解释着,杨玉环红着眼听着,伯虎托着下巴皱着眉头看着杨玉环。

总觉得他俩答非所问,杨玉环说的山不像是学校后山,或许是指的那座山?

伯虎心中是有一个大胆的猜测,但不敢说。

伯虎在心里为了那个猜测在推理……

为何李白当初要带杨玉环御剑飞走?真的是因为我捅了她一枪?

还有……为什么不当江羡见一面她,再带走疗伤?

最后……她为什么又独自回来?

伯虎就这样靠着墙看着他俩聊天,最关键的是杨玉环的眼神特别温柔的看着江羡,这种眼神很微妙,伯虎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形容。

伯虎在想棋痴褚赢是南梁的,公元500多年的人,比唐朝早100多年……

所以……那个人长什么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