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要为师替你助阵吗?为师觉得,亲自到场为你呐喊的话,你能提升胜率。”

太阳刚升起的文瑶峰,平日没有白锦的叫醒服务,能睡到太阳晒屁股的岁命星今日一大早起来,满脸雀跃看着自己准备乱杀的弟子。

“请恕弟子无礼,容我拒绝.......”

白锦满脸嫌弃的摆摆手,自己一筑基初级巅峰修士,去学宫里欺负那些练体期炼气期的学生,本来就够丢脸了。

现在还有叫一地仙去压阵,这是攻打万花谷分阁,还是踢傀垒殿分店啊?

“什么嘛......亏为师起那么早。”

看到徒弟无情无义态度,雀跃的岁命星直接泄气趴到桌面上,不满的道。

“告辞!”

白锦抱拳作揖转身往外走,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

今日过后,我白锦将重获自由,你们的合欢宗魔童回来了!

接下来万花阁里设宴三月,所有消费全部算在我身上吧!

“早安,师兄们!”

白锦从山巅走下来,抬手向其他文瑶峰记名弟子打了一个招呼,和他们结伴一同前往山门竹林里的学宫。

今日所有人都显得很兴奋,都对学宫安排的演武充满期待。

星络仙门弟子来自五湖四海,大多数都是凡尘俗世出家,并没有见识过修真界拍卖会是怎么样的一个盛况。

都对演武比试充满激情,要知道演武比试并不是看胜负来选游历弟子的。

只要演武表现的出彩,随时都有可能被执事们选拔出来。

“白锦!”

白锦和同门一系师兄有说有笑,回答着他们关于修行上的问题。

但一声娇斥,将所有人都惊住,下意识回头看向喊出声的人。

入目发梢赤红色,身着橘红金丝锦绣道袍一少女。

众人一愣当做无事发生,转头就开始各自聊各自的问题,甚至不敢眼观。

生怕被祝扶拉出一顿噼里啪啦。

“今日,我祝扶要替天行道,将你踩在脚下,我........”

“请务必脱掉鞋。”

白锦露出阳光笑容,嘴里说出让祝扶脸色涨红的话来。

修真界虽然没那么繁文缛节,但整体画风都是偏向保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