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女孩倒在地上。

有温热的血在她身下弥漫开来,大片大片的染红房间的地面,人的身体里怎么可以有这么多的血液呢,明明只是那么一个小小的躯壳。

粉色的兔子玩偶从女孩怀里掉了出来,落在不远处的地上,女孩望着自己心爱的玩偶,挣扎着伸出了手。

保镖冷漠的跨过女孩,向他的雇主走去,鞋子尖踢到了玩偶上,使上面染上了一个黑乎乎的鞋印,变得有些脏污。兔子在地上翻滚着,旋转到了角落里。

女孩怔住了,像是有些无法理解,她死死地盯着兔子上的污迹,仿佛这样就能拿到它。

某些黑色的东西开始在上方慢慢徘徊。

“快点找人来处理掉,碍眼。”

“是,boss。”

“撤离准备的怎么样了。”

“放心boss,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

耳边仿佛有人在说话,声音模模糊糊的,他们在说什么,雅子听不懂,她只觉得那些声音有点吵闹。

小兔子脏掉了呢。

雅子看着小兔子有点担心,她有点担心回去会不会被母亲责骂,脏掉的玩偶可是很难清理的。

雅子想要将小兔子拿回来,可是无论她怎么伸手都够不着。

要是能过去一点就好了呢,雅子这样想到。

雅子的指尖微微颤了颤,身体没有丝毫移动。那就没办法了,雅子放弃了玩偶,不是雅子不想过去,是雅子做不到啊。所以,待会儿好好向母亲解释一下就可以了。母亲一定会原谅她的,然后帮雅子洗娃娃,就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样。雅子今天也是干净的宝宝呢。

不,不,不

雅子根本不是干净宝宝,雅子的手好脏,脸好脏,连小裙子都脏掉了。雅子挣扎着,想要抹去裙子上的脏污,慢慢地,一点一点的抹,不停地,不停地抹,可是裙子却越来越脏,鲜血被涂抹了开来,连上面白色的蝴蝶结都被血色浸透。

为什么呢?

为什么小裙子擦不干净,雅子为什么擦不干净?

啊,原来……雅子整个人都脏掉了啊。

那就没办法了呢。

那就没办法了啊……

这样的话,只能让妈妈19、迷途(十六)(1/8)

,把雅子整个人都放进洗衣机里清洗了呢。现在只有这样才能洗干净了。

可是妈妈呢,妈妈去哪里了?

啊,对了,雅子就是来等妈妈的呀,所以雅子现在就要去找妈妈,妈妈一定还在等着雅子去找她。雅子还要给妈妈转小裙子看,雅子还没给妈妈讲小兔子的故事。

然后雅子还要长大,长到跟妈妈一样高,就可以成为很厉害很厉害的人,厉害的可以、可以……

可以什么呢?

雅子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

可以什么呢?雅子想不起来了。

雅子想不起来了啊!

到底可以什么呢!

所以你们为什么,为什么要妨碍雅子去找妈妈呢,你们把雅子的妈妈藏在了哪里!

为什么啊!

为什么你们可以这样若无其事呢。

为什么啊!

为什么你们没难过呢!

雅子可是难过的快要死掉了!

所以——你们可不可以去死啊,一起去死呀!然后你们就可以陪着雅子一起了。你们就可以陪雅子一起去找妈妈了,好不好呀。

女孩的脸上绽放出了笑容。

黑色的怨气不断地在女孩是上方盘旋着,它们聚集在一起,越来越清晰。

黑气污染了女孩的身体,女孩白色的皮肤上一条条黑色的东西在不断地游动着。

裙子上,白色的蝴蝶结发出了的金色的光芒,在黑气的侵蚀下,光芒越来越弱,血色慢慢开始侵染白色的蝴蝶结,它慢慢地被黑气缠绕。蝴蝶结散了开来,变成了一条长长的发带。

黑气不断的吞噬,在它即将走到尽头的时候,发带再次发出金光,这一次光芒盛开,黑气尽散。

那是——属于神明的物品。

屋子的角落,被黑布笼罩的笼子里,这里被关着一个长着鬼角的孩童,他蜷缩在笼子的角落,双臂抱着膝盖,一动不动。在光芒散开的时候,孩童似是感应到了什么,麻木的身体动了一下,抬起了头。

孩童死寂的瞳孔中有什么亮了起来,他站了起来,不顾笼子上灼烧的符咒,撩开了黑布,看到了那无视一切的光芒。

孩童怔怔地伸出手,想要触碰到那光芒,笼子上封印再一次亮起,将孩童阻拦在内。孩童一次次地试图伸手触碰,但19、迷途(十六)(2/8)

笼子上的封印一次又一次地将他阻拦在内。

“神明大人——”孩童这样呼唤道。

办公桌后的男人,终于注意到了笼子里不同寻常的动静,他紧张地起身,赶到了笼子边:“座敷童子!我的座敷童子!等等,我的宝贝,你不要乱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