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狐神社后山

神社所处的山并不高,但令人惊异的是,后山这里不知何时生出了一汪小小的泉眼。水流自山顶而来,在半山腰汇聚成了一道小小的瀑布,水流急流而下,溅起轻纱般的水雾。流入清澈的净化之泉之上,泛起粼粼波光。

一个人影突然从瀑布中破水而出,透明的泉水从他身上划落,打破了水流的轨迹。人影逆着水,走到岸边,这里放着一套干净的衣物,人影将身上湿漉漉的衣服换下,甩了甩还带着水珠的暗紫短发,便向外走去。

人影刚刚走到院子里,便遇到了正在雕刻木牌的白发少年。

“出来了,感觉如何?”正在院子里的狐,一抬头便看到了刚刚离开净化之泉夜斗。

“还不错,久违的好好泡了一个澡呢。”夜斗的脸色确实比之前来的时候红润了不少。

狐轻笑一声,也就只有夜斗会将除恙的过程称之为泡澡了。不过这也意味着他确实轻松了不少,狐端详了一下他的状态,见没出什么事,便低下头继续自己手上的工作,说道:“厨房里还有点吃的。”

“哇——‘温泉旅馆’的特级待遇,有酒吗?这时候要是还能好好的喝上一杯就最棒了。”

狐刷的一下将爪子嵌入了木头里:“没有酒,这里只有两个未成年。况且我才没这么细心,那饭还是雪音给你留的。”

身为神明,本身并不需要进食,狐自然不会吃一日三餐,考虑不到这么多。倒是雪音曾经是人类,更多的时候会有人类的习惯。

小神器平常嘴上说着讨厌夜斗,行动上却还是不自觉地给他留了吃的。让夜斗满足地享受到了全套“温泉套餐”服务。

等狐差不多快要雕刻完木牌后,夜斗终于把自己收拾好了,并且吃完了饭。

十分顺手地从厨房里端了一盘和果子出来当饭后点心,夜斗坐在狐旁边,边吃点心边观察狐工作:“你在修绘马挂啊。”

“是的。我打算将自己信徒的祈愿都挂在这个上面,如果完成了再放到下面的箱子里。”狐用满是木屑的爪子,指了指正在修理的架子。

夜斗顺手帮狐把木板递15、迷途(十二)(1/4)

了过去,有些奇怪地问道:“雪音人呢,借住在这里居然都不来帮忙。”

刚刚在神社里环视了一圈的夜斗,根本没有见到雪音的身影,索性询问狐这个临时监护人。

“不用担心,大约出去玩了。这会儿也差不多要回来了。”

“谁会瞎担心他,倒是你,实在是太惯着雪音了。”夜斗恨恨的咬下一口和果子说道。

作为神器,雪音其实是不合格的,他并不习惯自己死灵的身份,妄图找到自己的存在感。但是雪音的本性不坏,而且有很高的天赋。也许正是因为如此,夜斗才宁愿忍受被恙侵蚀的痛苦,也不愿放弃他。而是打算好好的锤炼他。

“他除了做些恶作剧也做不了什么坏事了。”狐连忙表明自己的中立立场,他一点都不想夹在这对互相别扭的神主和神器之间。

“小黑!你平常都在横滨学了什么,雪音的小偷小摸已经算在恶作剧的范畴里了吗?”

“恩?黑帮火拼?走私军火?”狐思考了一下说道,这些都是横滨最容易产生魔魇的事件,“这才算大问题。雪音还是很乖的。”

“才一天没见,你居然就开始帮那个小鬼说话了。”夜斗以手扶额,放弃了争论。快速地将剩下的和果子一扫而光,一个都没有给狐剩下,“你这是严重的背叛!今天的点心没有你的份了。”

狐转过头,幽幽地盯着夜斗手里空空如也的盘子。

夜斗还得意地拿起盘子在狐的眼前晃了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