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狐神社

夜斗摸着下巴,表情严肃地打量着坐在桌子前写字的狐。他绕着狐走了两圈,左看右看,狐耐心的任由夜斗打量,也不阻止,直到夜斗终于忍不住痛心疾首的说道:“话说——你居然把头发给剪了!”

狐挑了挑眉,有些意外夜斗在旁边憋了半天,最后第一个询问的居然是他的头发,他放下手中的笔,无奈的说道:“我发带没了,头发也系不了,一直散着也不方便,索性便剪了。有什么问题吗?”

闻言,夜斗像是被什么给噎到一样,半天才吐出了一个字:“没。”

“没问题的话,那我就继续工作了?”狐歪着头看向夜斗,做了一个请示的表情。

“不、不、不。等等,你不要企图岔开话题,今天的重点不是这个。”夜斗用力的摇了摇双手。

狐笑了笑,没有反驳夜斗自己其实并没有那个意思。是夜斗自己盯了他半天,才只问了他这么一个问题。

夜斗站在狐的身前,双手叉腰,企图让狐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严肃的说道:“所以说啊——为什么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都没有通知我!我是那么不可靠的神吗?”

狐努力咽下快要蹦到嘴边的“是”字,说道:“我并不觉得横滨最近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情。只是一些小问题,还在我能解决的范围之内。”

“小问题!?不不不。”夜斗快把头摇成了拨浪鼓,开始掰着手指头仔细算:“你让我数数你干了什么,先是放了把火,将整栋楼包括里面的人类和妖怪通通都烧死在了里面,然后收回了白狐神社所有用于发展信徒的赛钱箱,还不顾高天原的规定,在横滨布置了一个能够覆盖整座城市的保护结界。”

“最后,最最重要的一点是——”夜斗指着刚刚从外面进来的孩童吼道:“你收神使了居然不告诉我!我收雪音的时候,可是立刻就兴致勃勃的带给你看了啊。”

进来给神明大人们送水果的小福有些无辜的对夜斗眨了眨眼,将果盘放到了办公桌上,安抚性的拍了拍肩上的小兔子。

“不光是这个——”夜斗别过头不去看小福无20、迷途(1/5)

辜的表情,努力表现自己的怒气:“你就算不能出横滨,给我打个电话也可以啊,才动个手指的事情!”

“你消消气,这些我都可以解释。”狐用食指揉了揉太阳穴,缓解了一下被夜斗吼得发麻的头脑,“但最后一点我是不认的,关于手机——我根本没你的电话号码啊。”

是的,这两个看起来关系还不错的神明之间,根本没有任何联系方式,到现在为止相聚基本都是靠缘分。

早前狐根本不用手机,甚至一直把手机塞在了角落里,而夜斗在看到狐的最新款智能机的时候光顾着酸了,两位神明谁都没有记得要交换号码这件事情。

“啊?是吗。”夜斗嚣张的气焰一下子降了下来。大约也是想起了什么,有些尴尬的移开视线,从桌上随意拿了个果子塞进了嘴里。

这种蹭东西吃的行为立刻被一旁的小福和小雅一齐瞪了一眼,这水果是小福特意给狐切的。看到他们,夜斗的声音立刻又升了上去:“那这家伙呢,不说你收神使的行为,你居然对这么小的孩子下手,还是两个!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狐看了一眼还在持续瞪着夜斗的小福,揉了揉他的头发,让他收回有些不礼貌的瞪视:“你这是思想龌龊,结契本来就没必要一定要接吻,亲额头也足够了。”[1]

“谁思想龌龊了,明明是你这个神使小小年纪早早的脱了单,可怜我一大把年纪都还没有女朋友……”

“不要胡扯!”狐一把折断了手上的笔,笑容“和善”的对一旁的小福和小雅说道:“你们先出去吧,我和夜斗还有话要聊。”

小福和小雅看了看狐手中的“残肢断臂”无比乖巧的点了点头,出去了,还贴心的给狐关上了大门。

等小福和小雅出去后,确定两人都不会再听到,狐收回有些狰狞的笑容,狠狠的刮了夜斗一眼,扔下手中破掉的笔,叹了口气开口道:“你到底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夜斗厚脸皮的无视了狐小小的不满,也收起了脸上不正经的表情,皱着眉头询问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收一个怨气缠身的妖怪当神使。”

狐轻笑一声:“你能收一个会刺伤你的神器,我为什么不能收一个怨气缠20、迷途(2/5)

身的神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