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的神社,阳光透过高大的御神木,在参道上印出斑斑驳驳的光点。一个红发的男人,带着五个孩子,在山阶上走着。这些孩子最大不过六岁,最小的看起来只有两岁大小,是这里唯一的女孩,连走路都有些不稳当,她被男人稳稳的抱在怀里。

“还没到吗?好高的山我觉得我的腿快断了。”

“再坚持一下呀,看起来不远了。”

“真是的,真嗣为什么要提议来这种地方啊,什么都没有。”

“抱、抱歉。”

“幸助,明明你自己一听到出来玩就什么都不管了。居然怪真嗣,好狡猾。”

“才、才没有。”

“话说我们为什么要来拜神社啊。”

“那、那是因为书上写的仪式。书上写,一家人就要来拜神社的。”

“一——家——人。”

“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

“那拜神社就是必需要进行的活动了呢。”

山道上,几个清脆的孩童声有些兴奋的讨论的,其间还夹杂着一个磕磕巴巴说话都不稳的语调。

男人从始至终都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只是一直注视着他们,在有孩子有可能因为山间不平的路面跌倒的时候伸一把手。

“呦西,终于到顶了,可累死我了。”看起来最活泼的孩子,幸助,对着山涧吼了一声,“哇,这里有水池,克己要来洗把脸吗。”

“那大家都洗洗吧,正好休息一下。”见到有休息区的红发男人终于开口说道,他小心的带着怀中的小女孩靠近水池给她洗了洗小脸。

剩余的四个男孩也在男人发话后,乖乖的开始洗手,坐到了一边的石凳上。

一行人修整了一番后,才终于踏入了鸟居。

“咦,这里都没人吗?”幸助一马当先的走在了前面,一进来便开始探头探脑的打量这座大的过分的神社。

“应该有人吧。幸助,不要走太远。”一旁有些文静的孩子真嗣,悄悄拉了拉他的袖子,希望让幸助不要太失礼。

神社很大,虽然看起来有些破旧,但是地上的落叶却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偶尔有破损的地方也都被好好的修整过。看起来不像没人的21、结缘(一)(1/4)

样子。

众人沿着参道,一路来到了拜殿前。

“哇,好大的铃铛,这是做什么的?”幸助一眼便看到了御神铃。有些蠢蠢欲动的想要摇它,“真嗣,你看书最多,知道我们来神社要做什么吗?”

“额……应该是直接许愿就可以了吧。”叫作真嗣的孩子有些不确定的回答道,脸微微发红。

“织田作知道吗?”见看起来知道最多的真嗣也不确定,孩子们开始询问他们认知里最厉害的人,在场的唯一的一个大人。

面对这么多希翼的目光,红发的男人摸了摸下巴,思考了一下回答道:“我好像听说过,应该是往里面投入五日元,然后祈愿吧。”

“才不是!,是先在赛钱箱里投入硬币,再摇铃,之后要对神明大人鞠两次躬,然后双手合十,拍两下,再鞠一次躬。最后才能许愿。”一个小小的童声,突然打断了他们的对话,语气中还带着一点气愤。

“听起来好麻烦。”幸助撇了撇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