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哒。”

钥匙轻叩锁扣的声音在此刻显得异常清晰。

大门应声而开。

屋子里的人似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顷刻间便传来了一阵慌乱的翻倒声。

女人一进家门,精干的脸上瞬间挂上了疲态,她环视了一圈客厅,并没有见到自己的孩子,便开始呼唤女儿:“我回来了。雅子?雅子!”

话音刚落,女孩急匆匆地从房间里跑了出来,迎接归家的母亲,回应道:“妈妈!妈妈!你回来啦。”

声音里带着几分欣喜又带着一丝忐忑。

女孩的发梢上还挂着几滴剔透的水珠,是刚刚匆忙间洗净泪痕留下的痕迹。

“雅子,你一个人在干什么呢。”女人扫了一眼孩子,见没有什么异样,便向屋内走去。口中例行开始询问孩子的日常,手里带着的包被随手扔在了客厅的茶几上。

“没……没什么。就……今天跟朋友一起玩了。”雅子有些小声地回答道,神情里带着一点点的不安。

女人并没有察觉。

“啊,是吗?你也别总是想着玩,有空多看看书。”女人教育着她的孩子,眼睛却并不再看向对方,快步地越过女儿走向了厨房。

“都多大的人了,不要总是那么贪玩……啊啊,真是的,为什么没有任何事情能让我省心的。回家还要做饭。活怎么都干不完。”

剩下的话语几不可闻,大约是不想让女儿听到。

轻声地抱怨着繁重的生活,那或许是这个独自负重的女人对于现实的小小发泄。

“啊对了!”女人像是想起了什么,在厨房门口停下了脚步,转头叫了一声跟在身后的孩子:“雅子。”

“在!”雅子立刻应道。眼中不自觉的带上了一点期盼。

“茶几上的包里有给你带的点心,要吃自己拿。”女人对着孩子挥了挥手,也没在意孩子的反应,随后径直进了厨房。

被留下的孩子闻言,高兴地笑了起来,灿烂的笑容覆盖了刚才的眼泪,像是注入了星光:“好的,妈妈。”

女孩一蹦一跳地来到了茶几边,开始翻找母亲的手提包。

“哇!是店里新出的巧克力。”女孩在客厅10、迷途(七)(1/4)

里高兴地叫喊道。

厨房里,听到女儿欢呼的母亲,疲惫的脸上终于染上了一丝丝的笑意。

雅子兴冲冲地抱着新得的巧克力,跑到了厨房:“谢谢妈妈!”

清脆的声音,带着喜悦的气息,那种情绪似是要把黑暗全部照亮。

厨房忙碌的女人并没有看到这一幕,她没有抬头,锅里的菜占据了她全部的精力,头也不回地说道:“跟妈妈道什么谢呢。你呀,只要听话就好了。那样我也能省点心了。对了,这周要洗的衣服记得自己扔到脏衣篮里,我明天会洗的。”

“恩。”女孩点了点头。

过儿一会儿,雅子依旧没有离开厨房门口。

女孩踌躇地徘徊着,不知如何开口。

良久,女孩轻轻地叫了一声:“那个……妈妈……”

“恩?怎么,还有事?要开家长会还是要交钱啊?”女儿的声音即使轻微还是被母亲瞬间捕捉到了。

像是被母亲的话鼓足了勇气,雅子张开嘴说道:“不是……就是……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