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盯着对面的赭发少年看了许久,狮子般赭色头发的少年,身上穿着一件骑手服,双手随意地插在口袋里。

似是感到了他人的窥视,少年警觉地抬起了头,锐利的眼神满含戾气,他如鹰隼般扫视着周围,正对上了狐的视线。

发现只是一名普通少年的时候,少年楞了一下,随即又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一样,狠狠地瞪了狐一眼,十分凶狠的样子,一开始的杀气却是消失无踪了。

隔着街道,狐对于赭发少年的瞪视的回应,只是微微歪了歪头。似是没有反应过来一般。

神明存在于此岸和彼岸中间,人类并不是看不见,只是很难注意到罢了,而妖怪那一类的都在更加死角的地方,所以人们也更难注意到它们。就像你很难去注意在大街上诸多与你擦肩而过的人,仿佛是背景板一样的东西。

不过,只要被注意到一次,就能被当作普通人对待。但过不了多久马上就会被忘掉就是了。[1]

十字路口,红绿灯交替闪现,身旁的人群开始流动。

狐站在路口,远目注视着少年穿过人行横道,朝远处走去。随手将被晚风吹到眼前的长发别到耳后,狐抬起脚步上前跟随在了对方的身后。

看到跟上来的狐,赭发少年的眉头皱了起来,似是有些烦躁。随即加快了脚步企图甩掉身后的狐。

见状,狐也提起了速度,在拥挤的人群中,像一条游鱼一样灵活地穿梭。紧紧地跟随在了对方的身后。

终于,在发现无法甩掉身后尾巴的情况之下,赭发少年停下了脚步。

“喂!我说你啊——跟着我是打算干什么。”赭发少年不爽的瞪着身后看起来有些奇怪的狐,开口质问道。

随着对方的停驻,狐也停下了脚步。面对少年不满的质问,狐这才意识到自己称得上是跟踪的行为在此时实在有些可疑。

狐向后退了两步,保持在了对于赭发少年来说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感,这才开口道:“你看到我了。”

听到回答的赭发少年的眉眼一跳,对于这样有些脱线的回答感到十分不满。

“啊!?你是小学生吗,有人看到你就要11、迷途(八)(1/5)

跟着,接下来是不是还要学人说话。”

“不是小学生,我是白狐神社的。”狐摇摇头否认道。

狐有些犹豫的不知是否该贸然开口询问,对方身上那种独特的气息只在刚才一闪而过,现在离得近了他却又察觉不到分毫了。难道只是一个获得哪位神明神眷的人类吗。

未等狐理清思绪,对面的少年便询问道:“麻烦死了,是哪里的新兴组织吗。”

果然是哪里的组织吧,麻烦的小鬼,说什么幼稚的话,那么接下来是要打架还是交易。难得出来玩,居然还要工作。

“你们就不能正式去组织里联系吗,非要私下里找人。”

“不是组织,是神社。”狐认真的修正对方的语病。

谈话双方此时出现了重大的分歧。

“行吧,名字无所谓,所以你们打算干什么,我警告你们,别想打什么叽叽歪歪的坏主意。”

有事情找广津老爷子不好么,非要找他,他根本就不是干接待这活的。

“不是,那个,我有名片的。”狐连忙从口袋里拿出了自制的名片,难得被人看到,不是同类的话,就当是发展信徒也是不错的机会。

赭发少年带着怀疑的眼神接过名片。

白色的简洁小纸片,上面是一看便知是手写的字迹,黑色隽秀的字体,倒是很容易辨认清楚:

白狐神社五日元结缘

不管是打扫清理还是净化除妖。

上到结界困守,下到洗衣做饭。

完美解决、优质服务、随传随到

“蛤?除妖?你是哪里来的神棍吗。”不是什么新兴的组织的话,不会是哪里的邪教吧。而且手写的名片,一点都不正规,看起来实在是太可疑了。

“不是神棍,是自主创业。”狐认真地望着少年解释道。发亮的眸子与少年对视着,像是看着某种希望。

只是在少年看来,狐的姿态,仿佛是有人对他在说:“朋友,你知道安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