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日清晨,狐起的特别早,大约是昨晚下了一场大雨,扰得他有点睡不着。

难得天还未亮,狐便醒了,看着庭院里昨晚被雨打下的落叶。睡不着的狐打算清扫一下。

轻巧的步伐,伴着沙沙的落叶,开启了神社新的一天。

打扫的工具依旧被狐放在了神桥殿里。

到了神桥殿,刚刚打开大门,狐就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跳。

神桥殿内,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放了一大堆旧报纸。稍定心神,狐细细看去,才发现里面藏了一个疑似人形的物体,大喇喇地躺在地板上,正旁若无人地睡着。

一大清早,在自家神社的结界内,居然发现了其他生物。这怎么可能,就算狐的结界术学得不好,但不至于到连其他生物进来都不知道的地步。

狐连忙上前,想要看清闯入者的身份。

是哪里来的流浪汉吗?狐挑了挑眉,不对,总觉得——

“喂,你醒醒,别睡在这里。”狐蹲下身推了推对方,叫醒了对方。

“哇——”

对方叫了一声,像是被狐的声音惊醒,一下子就坐了起来。身上的旧报纸七零八落地从身上掉下。

没有了旧报纸的遮掩,狐这才看清了对方的样子,一头利落的短发,穿着廉价的运动服,脖子上围着一块小围巾。看起来实在是有些落魄,正当狐有些怀疑自己刚刚的判断时。对方看向了叫醒他的狐。

刚刚睡醒的眼中并没有初醒的茫然,其间闪过一丝警惕,待看清眼前的狐后转而又消失不见。

“狐妖,不对,神?”对方开口道。

“啊是的。”狐忙不迭地点点头,肯定道:“我是这里的土地神。”

狐的判断没错,在神桥殿里睡觉的也是一位神明,对方身上的气息,确确实实也是一位神明。虽然外表看起来有些落魄。

“什么啊,居然被发现了。又没一个能睡觉的地方了。”对方慢悠悠的打了个哈欠,一点也没有被捉到的不好意思,反而如此抱怨道。

基于终于见到了同类的兴奋,狐没计较对方的无礼,也没在意对方貌似在他这里可以称得上蹭住的行为,转而询问道:“你也6、迷途(三)(1/3)

是神明吗,你是哪里的土地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