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狐额角爆出的青筋威胁下,夜斗终于停下了他那放肆的大笑声。

“抱歉,哈哈,我绝对确定你是新生的神明了,因为现有的神明里,我还没听过哪个是叫这种名字的。”

夜斗擦了擦眼角被笑出来的生理泪水,有些含糊的说道。

“那还真不好意思,叫这种名字的我。”狐撇了撇嘴角,指着自己脖子上的土地神印道:“抢了你想要的工作。这里可是横滨呢,发生什么都有可能哦。”

夜斗之前的质疑的话让狐有些不满,便小小的用话语噎了夜斗一下。

然而对于脸皮厚到能蹭结界住的夜斗来说,对于这点小小的尴尬简直是不痛不痒。

“好说,好说。你实在不好意思可以请我吃饭。”夜斗随意的挥挥手,笑嘻嘻地说道。

被反向敲诈了。

努力压下自己额角上的青筋,狐深吸了口气,拉回自己的思绪,端正态度询问正事:“所以时化到底是什么?”

“咳咳。”夜斗轻咳了两声,咽下自己还在喉咙口的笑意,回答道:“时化啊,是彼岸妖怪们喜欢的,类似于阴郁空气的东西。时化的时候,会容易引发妖魔的聚集。”

“所以横滨之前才会有这么多妖魔吗。”狐微微皱眉。

“啊,是的。”夜斗点头应道,对于刚刚初生的神明,他的耐心出乎意料的好,仔细地给狐解释:“横滨被神明所不喜,就是因为整个城市几乎都被这种东西笼罩着。无法清理的时化,使这里的妖魔,即使清理了一批,立刻又会聚集另外一批。有实力的神明接管这里不过是吃力不讨好,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处。而弱小的神明在这样繁重的工作下又很容易因为实力不足而消散。”

“时化无法清理吗?”狐敏锐地察觉到了夜斗话中的重点。

“是的,横滨的统治混乱,简直就像战乱一样。所以才会有时化,而时化又造成了妖魔的猖獗,聚集起来的妖魔再造成了更大的混乱。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夜斗垂下了眼帘,不知想到了什么,气息有些微微的沉重。

“那也就是说,我斩杀了横滨的妖魔,事实上是没用的吗?7、迷途(四)(1/4)

”狐的语气带着一些急迫。

“是呀。你难道没发现吗,城里的魔魇又出来了呢。”

“怎么会,我根本没有察觉到妖气。”话一出口,狐便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对方自然是感知到了横滨还要妖魔才会这么说的。

“那如果妖魔出来我就再杀呢,只要我一直在,那些妖魔自然不敢冒出来的。”

“那只不过是治标不治本。你只有一个,横滨有多少人。你真的忙得过来吗。”

“没用么。”

“是呀。只不过是做了无用功呢。”夜斗还是一副懒散的样子,像是根本没有意识到他说的内容对狐来说有多糟糕,只是随意地挑了挑眉,肯定了狐的猜测。

双方沉默了下来。

一时之间,社务所里安静极了。

良久,神社里终于响起了一个声音。

“那个…我想亲眼去看看,你…能与我一起去吗?”有些吞吞吐吐的声音,可是狐的眼神却异常坚定。

“我要亲自确认,现在的横滨变得怎么样了。”身为土地神,自己城市的变故居然是通过其他神明知道的,是重大的失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