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站在大厦顶端,无言地望着底下混乱的景象。

橱窗、招牌、路灯、消防栓,街道上到处都充满了魔魇。

肉眼不可见之处,静静蛰伏。

不同的视角下,街道瞬间从平和转换成了凶险。

源源不断的魔魇从人心的缝隙中生成。直至因为数量太多而开始互相吞噬。

面前的场景变回了狐最初看到的样子。

这是狐所犯下的重大失误。

一旁的夜斗躺在天台的水箱上,双手垫在脑后,无聊地望着天空,嘴里还叼着不知道哪里拔来的狗尾巴草,他有些随意地询问正在观察的狐:“你打算怎么办。”

狐没有转头看他,而是站在原地沉吟了一会儿,才反问道:“既然这里不被其他神明喜欢的话。那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闻言,夜斗笑了笑,即使狐看不到,还是露出他那一口白牙,没个正行的样子,说道:“嘿嘿,当然是发展业务啊,横滨妖邪那么多,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数不尽的商机啊。只要这里面有一小部分的人来祈愿,我就肯定能赚大钱。”

“那我又为什么要着急呢,不是还有你这种,愿意来帮忙除妖邪的神明吗。”

所以只要想到自己不是独自一人,就不会有什么好担心的。

狐对着下方的人群伸出了手,纤细的手指骨节分明,随后燃起了一团蓝色的火焰,火焰温顺地悬浮在掌心之上,在狐的转手之下向下飘去。

直至快要接近地面的时候。兀地,它剧烈地欢呼了起来。附灼在了离它最近的魔魇身上。火焰吞噬了对方。它在魔魇之间不断蔓延,可是无论魔魇如何躲藏,终会被它找到。渐渐地,小小的火苗变成了熊熊烈火,促使整一条街上都染上了它的色彩。

魔魇们在狐火中痛苦哀嚎,直至化为灰烬,奇异地是,剧烈的大火没有灼烧任何人类,它就如此在阴阳交界之处,无声无息地燃烧着。

可惜这一幕,除了在一旁懒洋洋打呵欠的神明,无人可见。

懒散的神明吐掉了嘴里被咬烂了的狗尾巴草,半坐起来。没有对狐称得上无用的行为发表评价。反而像是要证8、迷途(五)(1/4)

明什么,微微提高音量说道:“那不一样,我可是要付钱的啊。如果没人祈愿的话,我可不会免费帮人做这种事情。”

“这样啊。”

狐没有再对此说什么,收回了手转而道:“你来这里之前应该具体调查过横滨吧。”

“有是有。”夜斗很干脆的承认道:“不过你也知道能调查到的也只有一些表面信息,更深层次的就不知道了。”

“那么——横滨为什么还没有发展成为妖魔的巢穴。”

在没有特殊情况下,按照现在魔魇的增长速度,这里应该早已经成为了妖魔的巢穴。

但事实上,魔魇的数量即使与其他地方比起来过于繁多,却没有太过于失控,这也是狐一开始没有过多注意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