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黑——你在吗——我来找你玩啦——”

震耳欲聋的呼喊声从山道上,由远及近地传到神社内。余音在寂静的山林间回响着,盖过了神社中正在响起的音乐声。

“啪——”

“给我好好叫我的名字啊!”

狐用力地关上音响,一把拉开神乐殿的大门,果不其然,远远地便看到了正在从鸟居往里走的那位穿着运动服的神明。

“前辈,是小黑,不是小黑黑。”狐严肃地纠正夜斗的称呼,他的名字已经不需要格外的修饰了。

“嘛,不要太认真计较啊,小黑。”看见狐额头危险的青筋,夜斗哈哈笑了一声,从善如流的改了称呼。

“呵——”

“你不是说有大单子要去东京吗,这么快就完成了?”狐站在门口上下打量了一下夜斗,小声嘀咕道:“总觉得你今天有点奇怪。”

“咳咳,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哈——对了对了,这是我最近新收的神器,叫雪音哦。”夜斗说着让开了身子,露出身后的人。

此时,狐才注意到,夜斗的身后站了一个小孩子,十三四岁的样子,如雪一般的长相,神情不经意间对着夜斗有些不耐烦。

神器是被神明收养并赐予“假名”的亡灵,平时是人类的姿态,在主人呼唤时会强制性的变化为某种器物。

为神器命名的能力对于神明来说如同本能,即使之前不知道,但是只要面对死灵,便可知该如何做。

“…那个,你好,我叫雪、雪音。”见到一脸严肃的狐,雪音似是有些紧张。

很礼貌的微微鞠躬与狐打招呼,看上去是个很乖的孩子。

“啊,你好,我是这里的土地神,你可以跟夜斗前辈一样叫我小黑哦。”面对一个小孩子,狐还是柔和了面容,努力勾出了一个笑容。

大概是狐温和的态度,让雪音松了一口气,放松了不少。

“进来吧。”狐带着两人向社务所走去。

一段时间不见,狐的神社也加了很多新东西。招待客人的社务所里就增添了不少绿植。甚至还多了一个橱柜,那怪模怪样的样式,一看就是狐自己做的。

狐从橱柜里面,12、迷途(九)(1/5)

拿出了一些点心待客:“对了,我最近收到供奉了呢,这个,一直找不到机会感谢前辈,这些还请收下”

狐手上拿着的正是之前藏在橱柜里打算留给夜斗的食物。

“哇——是供品吗?供品!”夜斗看着眼前的东西双眼放光。

“是的。”

“哈,小黑也到了有收到贡品的时候了啊。真好啊。”夜斗一点都不客气的直接拿起一个馒头就塞进了嘴里。

“喂,夜斗起码也要说谢谢啊。”一旁的雪音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狐拿起一个果子塞到了雪音的手中:“不用客气,这是本来就是特意留给前辈的。”

雪音的脸上微微有些涨红,乖乖的啃起了果子:“那个…小黑为什么会叫夜斗前辈啊?这家伙分明看起来很不靠谱。”

“你在说什么啊,雪音,我怎么就不能是前辈了,你以为我做了多久的神明了啊。”

“你好烦啊。明明一直这么懒散。”

神主与神器之间莫名其妙地就起了争执,雪音一涉及到夜斗好像就变得有些暴躁了。

大概是关系不错的证明吧。狐在一旁默默地喝着茶水,也不打断他们。

“说起来,你也差不多该收个神器了,不然很多事情都会不方便的。虽然我觉得以我现在的情况来说,并不是什么劝说你的好人选。”

话题突然间转到了狐的身上,嘴里还在嚼着馒头的夜斗有些口齿不清的说道。

狐微微一怔,没有对夜斗的话做什么表态,随意地将手边的果盘向雪音的方向推了一推。

“放心好了,在横滨,还没有妖怪能够打得过我,所以其实并不是很着急的样子。”

“不收神器的话,找几个神使也不错,毕竟你有神社嘛。呃——”不小心被馒头噎到了的夜斗连忙拿过一旁的水壶猛灌。